第一季的时候,这个有点激进冲动的爱尔兰小司机布兰森就有点让人担心。他鼓动稀薄观看政治演说,结果因为骚乱稀薄受伤,幸好表哥马修及时出现化解险情。鼓励稀薄独立自主固然没有错,不过我开始觉得这个有政治抱负的年轻人靠不住,如果稀薄和他发展感情会很坎坷,很不安全。

01
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全民皆兵,M订婚,Mary很伤心。小女儿想到医院当护士,B向A求婚。M&M互相道别很感人。B前妻来访,要挟B,B&A关系决裂。司机向小女儿表白;
02
William应征入伍,二女儿开拖拉机,T回到唐顿医院,所见所闻改变了他的人生观。Mary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内心想法。二女儿和农夫暗生情愫。
03
唐顿庄园变成疗养院,家庭权力斗争开始进入白热化。T开始管理唐顿庄园。Bates回到唐顿。二女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Mary的处境太尴尬了啊,但是真心觉得她RP好。
04
太太和M母亲的竞争开始,M母亲因为被忽视离开唐顿庄园。M发现三女儿Sybil和司机Branson的端倪。公爵知晓M被求婚的事。W&M遭到敌人围攻,生死未卜。大家都在用自己所能贡献自己的力量,厨师们为穷苦人提供慈善用饭。庄园一位女仆E和一位军官偷情被发现遭到解雇。公爵和B见面,公爵请B回庄园,B回到庄园。厨师们做慈善饭被O发现告知太太,太太竟极力支持。Mary知晓M失踪的消息。大家群唱后M&W出现,很感人。
05
战争进入决定生死的阶段,大家同仇敌忾,视死如归。Mary&Daisy都突然感到一阵寒意,M&W身负重伤,W由于不是军官被疗养院拒收。B夫人再次出现,要把Mary的秘密全部说出来。W的生命岌岌可危,伯爵母亲和二小姐把W接回唐顿。M&M终于再次相见,场面十分悲怆。M被诊断脊椎断裂,成为残疾人。Mary向订婚对象说出了自己的真相。M知道自己将要残疾,决定和未婚妻分手。Brason希望三女儿勇敢一些,接受他的爱情。W在死之前还希望Daisy幸福,很感人。W在和Daisy的婚礼后平静幸福的死去。
06
公爵夫人和M的母亲就唐顿庄园以后的未来产生巨大的分歧。一位声称和唐顿庄园一家有血缘关系的军官出现,他就是原本要继承家业的Patrick。M告诉Mary应当结婚,司机告诉小女儿会等她一辈子。M知道P活着,又想着自己的残疾,开始说自暴自弃的话,Mary一直在为M着想,很感人。一次世界大战终于结束。奶奶很搞笑用计让M母亲不再管理唐顿庄园。B依旧无法和前妻离婚,除了二女儿,所有人都不相信P真的还活着。M未婚妻再次归来,发誓不离开M。P因受不了大家的猜忌离开唐顿庄园。管家C准备去Mary家当管家,离开唐顿庄园。
07
一战结束。B妻子离奇死亡,公爵夫人想让M离开,因为她心里清楚M&Mary之间的感情。T决定去黑市经商,Mary未婚夫Richard叫Anna帮助他成为他的眼线,Anna断然拒绝。大家都开始讨论唐顿庄园以后的生活状态,多数人愿意恢复从前,小女儿不愿意,因为她体会到了劳动的乐趣而且不能和B光明相爱。Carson和Hughes一直讨论Mary,充满了感情。M的腿有了疼痛感,Anna告诉R的所作所为,Carson觉得给R工作不痛快拒绝和Mary走,Mary很伤心。公爵和女仆产生感情,女仆很紧张。M的腿明显有恢复的趋势,能都站立起来。B怀疑妻子是服了自己买的砒霜死去。M和未婚妻正式决定结婚,Mary心里还是有些酸楚。三女儿决定和司机Brason私奔。T打算从唐顿庄园的厨师Patmore下手,开始倒卖。女仆Ethel带着和死去少校的生的孩子来寻亲,被少校父亲呵斥而回。奶奶开始向M斡旋,说Mary依然爱着他,M认为他不能背叛未婚妻。(marry
the May,rue the
day)。三女儿私奔,众人出去寻找,Mary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三女儿回去。
08
三女儿想和司机Branson私奔,姐姐们都不愿意。T黑市交易失败,无家可归,卡森很决绝。三女儿和Branson要把真相告诉所有人,公爵十分恼怒,卡森也十分生气。卡森和公爵夫人的身体都有所不适,原来得了流感。Anna要和B马上结婚,不顾彼此的安危。M请Mary跳舞,仿佛又回到了旧时光,两人相爱却不能结婚。公爵和女仆感情发展迅速,还好冷静战胜了情欲。公爵想用钱把三女儿和Branson的事情解决。流感扩散越来越严重,唐顿庄园大多数人都病倒了,公爵夫人病情十分严重。M的未婚妻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她还是认为自己和M不合适。M未婚妻病情也突然恶化,不幸离世。Anna最终和B结婚,M&Mary决绝的断了关系。公爵答应了三女儿和Branson结婚的请求。B最终以涉嫌杀人被逮捕。

        第二季开始,我觉得布兰森越来越无赖了。

       他想羞辱大英的征兵制度,本来计划要在入伍的时候出列,大声拒绝出战进而制造些头条新闻,哪怕坐牢留案底也无所谓,结果因为心脏有杂音身体不合格被涮了。一计不成再想其他办法,他又计划好要在伯爵款待一个英国高级军官的晚宴上当男仆,准备上菜的时候泼脏水羞辱军官———
给稀薄的告别信都写好了,不过计划再一次意外的失败。

        他确实是反对英国当局、支持爱尔兰独立的,立场上很明确,言语上也激愤,但是行动上就很Naive了,也很无赖。我有点小失望,我并不喜欢看革命志士抛头颅洒热血拯救国家的桥段,但如此天真幼稚的反对计划也实在太没种了。他不够成熟稳重,考虑问题太简单太理想化。跟革命志士谈情说爱本来就风险很高,把感情托付给一个笨蛋革命志士就更加没指望了。

        在爱尔兰革命这个问题上,布兰森和稀薄还有过一次争执。

         稀薄因为布兰森没通过征兵而松了一口气,但小司机依旧狠狠的说他还会想其他办整人的。

         S:你为什么总是满腔怒火呢?我知道我们在爱尔兰问题上没有尽全力。

         B:没有尽全力?没有尽全力而已吗?!在去年复活节起义中我失去了一位表亲。

        S:你从未告诉过我。

        B: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有一天他在北国王大街上走,一个英国士兵看见了他,就把他枪杀了。被问到为什么被枪杀他时,那军官说他“有可能”是个叛乱分子。所以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尽全力。

       稀薄的关切却迎来布兰森毫不留情、气势汹汹的一顿教训。稀薄的态度已经足够开明,但司机依然将怨气撒向了她。单就政治上这一分歧,我就不支持稀薄和小司机发展感情,我担心稀薄因此承受很多无谓的指责和敌意。我不喜欢她和这个日后有可能成为爱尔兰革命人士的小青年谈感情,那些看重政治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为了他们伟大事业伤害甚至牺牲心爱的女人。

       我原以为,司机不会甘于久居人下,爱上稀薄以后,要辞去司机的职位,寻找一份新的工作,奋发图强,出人头地。虽然想法很俗,但我想稀薄这么好的女人,她理应得到更多,而不只是挂在嘴边所谓的爱情。像贝茨先生,他想先摆脱前妻的无理纠缠,为心爱的安娜谋求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他希望牵着自己心爱的女人风风光光的走进教堂举办婚礼。他不希望安娜背负任何心理上的道德负担,他希望她是自己的妻子而不是情人。这样的男人就很有担当,即使倾家荡产也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司机向稀薄表白之后屡屡提出私奔,越发让人觉得他靠不住了。

       在S02E01医院里的一段表白当真是信誓旦旦:

        “我一次次对自己说,我远远配不上你。但世道在变,当战争结束的时候,世界会天翻地覆,一切都会跟当初不同了。我发誓我会出人头地的。”

        “那就把赌注压在我身上。即使家里人赶你出门也不会持续太久。他们会重新接受你的。而在那之前,我发誓我会不遗余力的谋求你的幸福。”

        “我会递交辞呈,你回家之后就不会再见到我了。”


       怎么看都有“一个无赖想乘战乱之际拐骗良家少女”的感觉。布兰森,你也知道这是一次赌注啊。你既不是孙中山也不是蒋中正,一个贵族千金小姐凭什么要把赌注压在你身上呢?“And
until they do, I promise to devote every waking minute to your
happiness.”
这句表白可以写进教科书,不过小司机之后的行动可没有真的为稀薄谋求幸福。

       他并没有递辞呈,在羞辱大英军队计划失败后,他决定赖在唐家屯直到稀薄和自己私奔,他认定稀薄已经爱上自己了。

       S02E04的一段对话:

威尼斯娱乐网站,       S:你不会甘于在唐顿干一辈子吧?每天和引擎打交道而不是为自由而战?我以为你参加了去年的复活节起义。

       B:我本来可能去,可起义在短短的六周里就被血腥镇压了。不过别担心,爱尔兰真正的抗争是在战后,我会准备好的。事实是,我会在唐顿呆到你愿意跟我私奔。

      S:别胡说了。

      B:你只是不敢承认,但是你已经爱上我了!


又是非常无赖还有点可爱的一段表白。当然我也相信稀薄动情了。但司机革命之志不灭,私奔之心不死,我更加为稀薄担心了。随后的一段对话,稀薄已然默认自己动情了。

       S:布兰森,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和玛丽说了

       B:那我就完蛋了,也拿不到推荐信了。

       S:不,她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了解她。她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的。

        B:但她也不支持我们在一起。

        S:对。

      (布兰森坏笑)

       S:你笑什么?我以为你会生气。

        B:因为这是你第一次说到“我们”。如果你不在乎我,几个月前就该跟他们摊牌了。

        S:这样啊。我不想你丢了工作就一定是疯狂的爱上你了吗?

        B:不是这样吗?

        S:你说我的灵魂是自由的,我也希望如此。可是你这是让我放弃一切,放弃所有人。(but
you’re asking me to give up my whole world and everyone in it.)

        B:代价太高了吗?

        S:代价是很高!我爱我的父母,你不了解他们。我爱我的姐妹、我的朋友。(It
is high price. I love my parents, you don’t know them,and I love my
sisters ,my friends.)

         B:我没让你永远跟他们一刀两断。等他们回心转意,我定会欣然欢迎。(I’m
not asking you to give them up forever . When they come around ,I will
welcome them with open arms.)

         S:可是你的家人朋友呢?他们会接受我吗?我的工作怎么办?
(And what about your people? Would they accept me? And what about my
work?)

         B:什么工作?就为这些粗俗的军人端茶倒水也算工作?说到底还要看你爱不爱我,就这么简单!那才是关键!其他的都不重要!(What
work? Bringing hot drinks to a lot of randy officers? Look, it comes
down to wether or not you love me .That’s all. That’s it. The rest is
details.)


       
        司机根本没有考虑很多,他没想过稀薄可能因此放弃什么,可能因此做出多大的牺牲。他对以后的规划仅仅是“稀薄的家人总有一天会原谅他们的”。他听上去真是一个爱到发狂的小伙子,不计后果,不考虑细节。他甚至认为为了爱情必要的牺牲和代价也是值得的。在S02E05中,他和稀薄说到了俄国革命党革了沙皇皇室的男女老少,然后引申:你看啊,有时候为了得到伟大的结果不得不牺牲一些东西。
可是这明明实在要求稀薄做出巨大的牺牲,只是因为她爱上了他就该不顾一切吗?

       我欣赏司机不因为自己的身份卑微而自轻自贱,他大胆的追求,热情的表白,那份“你就是爱上我了”的无赖自信也极具个性。但他太理想主义了,不是一个托付终身的好人选,在细节上稀薄和布兰森有很多意见不一致的地方,比如爱尔兰革命问题上的争吵,比如对待稀薄自己的家人,比如稀薄的工作等等,而细节恰恰是感情是否长久的重要因素。我喜欢稀薄这个角色,可千万别跟着爱尔兰小司机这个革命党去做私奔的傻事儿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