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开源”定向“滴灌”——广东省开展金融精准扶贫一线见闻

央广网北京6月3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提到扶贫,人们往往想到西北、西南的农村地区,很难把贫困与广东省联系在一起。但是作为我国经济总量第一的广东省,同样面临发展不平衡、山区农村人口贫困的问题。
数据显示,目前广东省还有176.5万贫困人口,除珠三角地区之外,粤东、西、北的12个市的人均GDP,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另外,广东贫困人口分布非常分散,176.5万贫困人口中,分布在2277个相对贫困村中的仅有55.2万,还有69%的贫困人口散落在全省1.7万个行政村中,精准帮扶难度大,致贫原因复杂,贫困程度深,减贫成本高。
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在金融扶贫的问题上也有自己的思路。当地政府并没有把问题简单的推给金融机构,而是在创造条件上做文章,规范土地确权流转,规范相关交易平台,让土地活起来,规范起来。有了这样的平台,金融机构没有了后顾之忧,开始大展身手。金融活水,源源流入贫困地区干渴的土地。
村民叶昌裕接受采访
记者见到清远市英德石牯塘镇叶屋村村民叶昌裕时,他正和妻子一起搭建新的水泥养猪棚。他告诉记者,今年他已经计划买进猪苗100头,只要一出栏,家里的经济条件将大有改善。而这在以前,对于月收入只有400元左右的叶昌裕夫妻俩,是想都不敢想的。
叶昌裕:以前收入就少啦,钱是很少的,以前我们出去才200多块钱。
收入低,缺乏资金扶持,如何获得资金扩大生产,曾经是叶屋村村民共同的脱贫难题。而从15年开始,村民们自发组织了“叶屋经济合作社”,以此为主体向当地农信社争取贷款,再根据各个村民的实际情况向其明确贷款金额、贷款用途,这才暂时解决了村民贷款难的难题。
叶昌裕:我现在贷了10万,现在没有贷款,就没有资金,就养不了那么多嘛,现在就关键他们支持我们。
村民们尝到了甜头,农信社却有了新的顾虑:因为“叶屋经济合作社”这样一个主体借款存在着诸多制度性障碍,由于借款主体的非盈利性,工商部门无法办理核准登记;同时,合作社也无法提供证明贷款用途的相关材料,农信社对贷款的使用效率缺乏有效的监管措施。
农信社负责人:这个借款主体,不是很完善。假如这个主体可以推动的话,就是这个合法性,能确定下来啦,那么就好啦,就可以推动这个模式了。这个模式很好,整合资源嘛,对村民精准扶贫,我们精准扶贫,他们脱贫致富,确实很好。
记者采访广东银监局副局长任庆华
叶屋村的困惑同样也是广东其他地区农村精准扶贫所遇到的难题。农民抱怨贷款难,金融机构苦于不敢贷。事实上,当金融规则遇到农村实际情况时,从前在城市形成的以用途和抵押为中心的贷款模式发生了变化,特别是贫困地区的信用难以考量就是现实面对的难题之一。
广东银监局副局长任庆华:贫困地区的征信建立的比较难,因为他没有过往的征信记录,相对比较空白,银行在贷款的时候缺乏一定的征信记录。在这种情况下,希望各级政府把这项工作完善起来,让银行信用评级有一个参照。
金融机构在贫困地区如何建立一套新的金融规则,是眼下金融扶贫道路中关键的一环。任庆华认为,创新金融产品,在农村贫困地区实行金融的“普惠”和“特惠”相结合,是破解贷款进入贫困户难题的重要手段。
任庆华:既要尊重市场规律,还要考虑贫困地区他们的信用、经济环境,把普惠和特惠结合在一起,进行金融产品的创新。一般的金融产品、信贷产品针对一般人群,信用等级、保障程度要求比较高,往往不适合贫困地区,贫困地区缺的就是信用,风险保障还不足。我们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降低风险保障的要求,降低信用等级的要求,创新信贷产品。
贷款天然具有逐利的特性,在缺少抵押和信用的贫困地区,想要实现金融扶贫,必须要改变过去在城市中形成的思路,创新金融产品。距离英德县叶屋村不远的阳山县,也获得了当地银行业设计的金融产品的扶持与帮助。在实际操作中,他们也面临着新的问题与考验。
广东清远阳山县村民吴献红去年通过土地流转的形式,承包了该县马岭等9个村在内将近2000亩的集体土地使用权。然而希望通过土地流转、扩大种植面积实现致富的她,却发现扩种所需的“种子资金”成了最大的难题。
吴献红:有了土地之后,扩大资金却没有了着落。得知阳山推出农地流转贷款后,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申请了50万贷款,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月,农行的50万贷款就到位了。
通过“农地流转贷”,吴献红不仅很快实现了资金流转,还通过成立农村新型合作社,带动了周边300多名闲置劳动力实现就业脱贫。
吴献红贷款的抵押物主要是承包地的经营权。抵押经营权不新鲜,但是一般作为银行并不愿意接手这个经营权,因为隔行如隔山,即使银行收回经营权,也很难变现。但是在广东阳山,较为完整的土地流转确权程序,和规范流转交易平台,让金融机构吃下“定心丸”。
农业银行清远分行副行长李亮:如果这笔贷款时候真的出现了风险,那么我们如何去变现经营权呢?一定要有一个交易平台。我觉得阳山县的土地经营权平台,是电子化的建设最完善的。那么我们可以在这个交易平台上进行流转。
金融机构的创新,最终的底气还是来自政府的行动。作为全国农村综合改革示范试点、同时也是广东21个贫困县之一的阳山县,规范土地确权,规范流转交易平台,让死的土地活起来,交易规范起来,银行才敢于把钱投入进来,利用金融资金实现精准扶贫。
阳山县副县长唐存伟:政府呢,把银行容纳进去,进行一个帮扶,再利用我们现有的448家现有的专业合作社,来充分调动我们49万的农民兄弟。把它包装,做强做大。
政府搭建规范化的农村金融交易平台,金融部门因地制宜地开发“接地气”的农村金融产品。任庆华表示,广东农村金融精准扶贫,就是通过创新模式,将金融活水,真正有效地引入到贫困地区,以改革的精神和创新的手段来助力金融扶贫工作。
任庆华:贫困从整个市场角度来讲他是在高地,资金是在低地,哪里回报高,我的资金流到哪里去。那扶贫在高山,资金怎么上去?这个可能要创新,这个不创新,靠市场肯定是不行。政府要架起这种特别的输水渠,给引上去。我金融部门,要提供抽水机,把这个水流到贫困地区、贫困户那里去。

“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是关系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一环,广东省委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年定在2018年。这意味着广东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时间更为紧迫、任务更为艰巨。”广东省银监局副局长任庆华表示。要想打赢这场硬仗,兼具“输血”和“造血”功能的金融服务不可缺位。广东金融扶贫有何新举措、新亮点、新成效?记者就此深入广东省多个贫困地区进行了实地采访。

金融扶贫贵在“知己知彼”

数据显示,珠三角地区9个地市以占广东省30%的面积,创造了80%的产出。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是制约广东省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突出短板。同时,广东区域经济发展的失衡,也导致银行业资源配置呈现较大分化,银行总资产约90%集中在珠三角各市。

据广东省扶贫办最新数据,全省农村共有70.8万户,176.5万人为相对贫困人口。从贫困情况来看,广东省的贫困村集中在欠发达地区,现存的2277个相对贫困村高度集中在粤东西北地区,占比高达93%,这些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自主发展的基础和能力薄弱,发展后劲不足,脱贫返贫概率高。

另外,还有大量贫困人口散布在贫困村以外,精准帮扶难度大。广东贫困人口分布非常分散,176.5万贫困人口中,分布在2277个相对贫困村中的仅有55.2万,还有69%的贫困人口散落在全省1.7万个行政村中,致贫原因复杂,贫困程度深,减贫成本高。

威尼斯娱乐网站,“一些贫困地区缺乏有效的经济增长模式和商业模式,金融资本难以有效进入,难以形成可持续性。因此,要把扶贫作为一项政治任务,通过金融创新,多管齐下,助力精准扶贫。”任庆华指出。

金融服务贵在“对症下药”

面对担保难、抵押物不足、贷款主体不合格等困扰贫困地区脱贫的“老大难”问题,广东银行业围绕农村综合改革,创新配套金融产品,结合农民“融资难”、农村“金融贫血”等“症结”开出了多元化“药方”。

为了破解担保难,广东清远银行业针对800余户已确权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创新推出了“流转贷”产品。“在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的基础上,农民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向农业银行申请贷款,把土地资源转化为贷款资金。”中国农业银行广东清远分行副行长李亮表示。

广东英德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了解当地情况之后,创新推出“农改贷”产品,适度放宽了对借款主体必须经工商部门注册登记的限制,向耕地分散的英德市石牯塘镇萤火村叶屋村经济合作社授信200万元,支持其开展土地流转,提高土地利用效率。

“金融产品的设计要接地气,符合基层的风俗文化、地理环境和实际贫困情况。”在任庆华看来,金融扶贫要采取差别化措施,定向“滴灌”,一镇一策、一村一策,不能搞一刀切,不能简单化、模式化。

金融扶贫贵在“精准持续”

为实现精准扶贫,广东省委推行“驻村帮扶+建档立卡”模式,在全省范围内积极开展扶贫“双到”工作,即“规划到户、责任到人”,驻村帮扶,定村定户,定责定人,一定3年,限期脱贫。

该模式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专门的扶贫小额信贷,确保资金投放到生产,投放到就业。广东银监局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准确评定贫困户信用等级和还款能力的基础上,向有贷款意愿、有就业创业潜质、有技能素质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5万元以下、3年以内的信用贷款,满足其生产、创业、就业、搬迁安置等各类贷款需求,同时对扶贫小额信贷实行利率优惠。

广东银监局下一步将针对广东贫困人口分散的特点,推行“一个驻村工作队帮扶一个贫困村”,助力定点脱贫;“一家责任银行帮扶一个乡镇”,助力服务均等;“一家珠三角地区银行帮扶一家贫困地区银行”,助力专业提升。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